青楼听雪:我当舔狗那些年
  • 首页 > 流星文章
  • 作者:拔剑行天下
  • 2019年1月17日 22:46 星期四
  • 浏览:276 次
  • 字号:    
  • 评论:0 条   编辑
  • 时间:2019-1-17 22:46   浏览:276  

    7fe690529822720ec9b82f0c76cb0a46f31fabe0.jpg

    新年了,发个自己的故事。


    嗯....进来的吃瓜群众先要考虑好了,这..是一个漫长的故事.



    先介绍下我自己吧,

    马甲:青楼听雪

    主要活跃在09-13年之间,13年之后玩的次数就很少了,基本一个月零星的玩那么几次,15年之后游戏就彻底没玩了,平常也就是在贴吧混混眼熟,到了16年,连贴吧都懒得去了...彻底进入佛系人生.


    其实回忆起自己的流星历史阿,可以简要的分为几个阶段


    第一个阶段呢,初入江湖阶段:

    第二个阶段呢,争名夺利阶段.

    第三个阶段呢,红颜相伴阶段.

    第四个阶段呢,退隐江湖阶段.

    第五个阶段呢,他乡再遇阶段.

    嗯...真的蛮长的故事.

    第一个阶段,初入江湖.


    嗯,想想这个阶段干了什么事情呢,菜鸟阶段呢遇见了十七他们,当时的十七也是个菜逼,整天跟在一个"千月"妹子的屁股后面当舔狗,整天挂一个六大高手uuname的名字横行霸道,千月这妹子呢,比较内敛害羞,被人欺负也不说话,只能默默忍受.

    巧的是呢,这妹子阿我还正好认识,当时这妹子没事干呢就在yy上给我唱个歌阿,交流交流人生,聊一聊孩子是怎样创造的等等,反正真要形容,那就一个字,无话不谈.

    所以当千月哭啼啼的跟我说了这件事之后,对于当时在北网已少有敌手的我来讲,自然就看不过去了,肯定是要英雄救美的,所以就挂了个"六大高手忽隐绝现迎娶千月"的房间来做饵,想把十七引来揍他一顿.

    嗯...连续开了一个礼拜的房间,相安无事.

    直到有一天...,我还记得那天下着大雨,一道道闪电划破了天空的沉寂,再紧接着就是阵阵惊雷在耳边炸裂,一切的一切,都在暗示着今天是非同一般的一天.


    当时我嘴里叼着烟,翘着二郎腿,熟练的打开浩方平台,输入"忽隐绝现迎娶千月"几个大字,随着一口烟雾的喷吐,加上屏幕的一阵小抖动,嗯...我的绿头小孟就进入了四方阵.

    手指稍微弹弹烟灰,左上角立马就提示"玩家珈蓝神殿十七"进入了房间.

    咦?正主嘛?

    没来得及多想,来人已然开始发话:

    "朝泥嘛,就你也配六大高手的马甲?"

    来人虽然态度嚣张,但我明白,越嚣张便越说明对方的底气不足,果然是个菜鸡,呵呵一笑,伸手在键盘上敲出几个字符用以震慑对方.

    青楼听雪: "......."

    珈蓝神殿十七:"***,抢五,谁赢了谁娶千月."

    果然不出所料,对方更恐惧了,已经开始给我摊牌了.

    青楼听雪:"......"

    珈蓝神殿十七:" 啥比是不是,听不懂人话是不是?信不信劳资一大屁眼子坐死你."

    ........


    具体谈话细节就不详述了,反正无外乎就是聊一聊祖宗十八代的事情,总之,双方在进行了友好的言语问候之后呢,就开始用身体交流了.

    第一局,在我各种蜜汁走位的身法中, "青楼听雪击败了珈蓝神殿十七."

    第二局,嗯,由于我三叉神经中的某一段血脉不顺畅,气血逆行,虽然只有短短一瞬,却还是让对手抓住了机会."珈蓝神殿十七击败了青楼听雪"

    .....

    当时都是菜鸟,也没什么讲究,不像现在,动不动就是抢七,抢五,B格满分.

    反正两个人就在那你来我往的打了一个多小时吧,期间看了一眼战绩,基本平局.

    珈蓝神殿十七:"嗯,你是个不错的对手,我认可你了."

    青楼听雪:"......"


    当时十七的打法给我的印象蛮深的,因为基本不防御,感觉就是瞎JB打系列,但是就是打的让你不舒服,满身都是破绽,但是你就是不好赢.

    当时估计两个人都忘了一开始的目的了吧,打完之后,两人就"匕首该如何进阶"这个问题又深入探讨了一番,互相交流了心得,此时我对这个人的印象已经大大改观,觉得十七这个人吧,也还行,就是脑子有点zz.

    由于一些人的强烈要求,以后的发文不会有马甲出现了,都会已简写字母代替,嗯.

    其实我少说了一件事情,当时我由于主机的优势比分上小赢了十七一把,嗯....所以十七后面就理所应当的去当FJ(马甲)的舔狗了.

    经过和十七一战之后呢,感觉自己水平突飞猛进,期间十七也给我介绍了几个北网的成名玩家,"风之伤,和烟圈."

    风之伤这个人呢,听三叔评价,是曾经逍遥谷的顶级选手之一,不知道为什么跑到北网做了一条动漫死宅的咸鱼.

    至于烟圈,我对他的印象就一直停留在八扫的创始人上,因为第一次见到他的八扫是在08年左右,比当时贴吧上的教程视频早了一年左右.

    再之后,由十七牵头,我们代替珈蓝神殿打了几场比赛,谁输谁就解散群,把所有人都拉到赢的那一帮里面, 现在也没见过这种打法,算是吞并赛?

    反正当时我,十七,风之伤,烟圈在北网混在一起,车轮没对手,各个都膨胀的一b.

    再之后就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十七了,后来打听了一下,被人消失了.

    ???黑人问号,当时我也不上贴吧,不知道消失什么意思,风之伤给我解释了半天才明白,哦哦,原来是这样,也懂得了除了消失赛之外,还有复活赛.

    当时我就说,那咱们打复活赛去吧.

    风之伤就跟我解释说,咱们都差不多一个水平,能赢十七的,自然也就能赢你.

    当时就觉得这游戏这么现实的吗,成王败寇,谁的技术高,谁赢了,谁才有话语权.

    反正情绪低落了一阵子,成天在北网以虐待新手为乐, 马甲也换了, 几个人的小团体也不说话了,装作自己人间蒸发一样.

    也是有一天,嗯,也是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的.


    看到一个房间名,"高手不要进."

    心里一笑,嘿,又有菜鸟让我虐了 、

    进到房间里面,看到里面有两个汉子抱在一起厮打.

    一个孟星魂,脑袋上挂着一个名字,"光".

    另一个是带着草帽的石群,脑袋上马甲,"妇科大夫".

    妇科大夫这个人我是早有耳闻的,在北网算是成名已早的高手,期间大家对这个人的评价褒贬不一,有人说是小跳辅助的,有人说那是真实力的,中间我其实和妇科碰到过几次,在当时来讲,小跳能力太夸张了...按现在的话来讲,就是单脚落地接小跳,不过如果跟现在的科技对比一下,也就一般吧.

    妇科大夫的能力我是知道的,起码当时的我来讲,是完全打不过他的,但是作为一个吃瓜群众围观了十几分钟,惊讶的发现,妇科被封零了.


    这个"光"到底是谁阿?为何如此神奇?


    按捺不住好奇的心,我央求房主妇科让我跟光玩几把.

    妇科当时估计正打的一肚子气,说了一句,"这个人有点问题,你自己看吧" 

    我心中一惊,怪不知道妇科打不过,原来是个修改吗;?

    感觉心中有点发慌,怎么办,这可是能吊锤妇科的大高手唉...,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颤颤巍巍的发了句,


    "领教了"

    对方也礼貌性的回应,"领教了."

    一局战罢,估计打了对面不到100cc.

    不服,再打. 更惨,不到50cc.

    再来,不到30cc.


    越打越惨.


    当时心里面彻底震撼了,一方面自己在浩方北网,除了十七这几个对手之外,再无其他人,但是!今天连对方的100cc都打不了.

    仔细想一想,对方也没有用什么牛逼的技术阿,什么匕首双解,什么连续的超低跳,也没有十七那种诡异的打法,就一手稳定的小跳三连,全身毫无破绽.

    重剑无锋,大巧不工说的就是这个吧,再华丽的身法,再难的技巧,在真正的实力差距上,就闲的这么苍白.

    打完之后,满满的挫败感,有那么一个瞬间,我在想,十七应该也是被这样的人消失掉的吧. 算了吧,就这样吧.

    好像是看出了我的状态,光说话了,:"你的水平在北网不错,可北网也限制了你的水平."

    我听不太懂他的话,"???".

    光:"北网匕首太华丽了,但匕首,讲究的是稳,高手对战,哪一方破绽越多,失败的可能就越大,你动作越多,相应的破绽也就越大."


    一语惊醒梦中人,此时此刻,光在我心中的形象不亚于天龙八部的扫地僧,火影忍者的自来也,宠物小精灵里的皮卡丘,举手抬足之间,都有充斥着一股圣母玛利亚的味道.


    此战过后,得益于线路问题,我开始转战浩方电信,一次机缘巧合中,结识了藏月追月,再之后进入了电信的藏月帮派,起名藏月冥月.

    藏月帮会的氛围异常的好,帮主追月也很给我面子,处处给我大手子大佬的形象给其他人宣传,极大的满足了我的虚荣心,让我一扫之前跟光一战的挫败感.

    当时的藏月应该刚建立不久,里面的高手也不是很多.我跟追月讲,我是来电信学匕首技术的.

    追月跟我说,目前来讲,群里能跟你打的估计只有那么几个,你先去找破天,等你能赢了破天,再去找小猪.

    "哈?小猪?" 我有一些诧异,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给自己起马甲叫猪的.

    "嗯,小猪,在群里马甲应该叫苏影,他不单单是在浩方,在HD也很出名的哦."追月这么回答我.


    破天?苏影?


    我心里默默记下这两个大佬的名字,希望有时间可以约出来来一发.

    凑巧的是,当天下午追月正好建了个六人房间说要内部操练一番,并在群里公布了房间密码。

    当时我也没事,顺着网线输了密码就进入了房间.

    按tab扫了一眼人名,一眼就看到了一个叫破天的玩家.

    按p打白字,"追月,这个就是你说的破天大佬嘛?"

    追月回答,"嗯,冥月你和他打打看,今天跟他提起你来着,他也想找你打几把."

    二话不说,揣起小匕首就来到破天面前打一句,"领教了."

    战斗过程其实不必细说,当时我的匕首还不是很成熟,自然是输了的,但是有几把还能打了个有来有回,我心里自然而然就把破天定位在光以下的水平,能略微比我高一点点.

    当时我给整个电信匕首的打法定位都跟光一样,碎步牵引,正面小跳对抗,再利用反应跳破防.

    再之后,我把自己在北网带来的匕首习惯开始有目的性的过滤,比如尽可能的去掉一些无用滚动,无用闪步,即使飘跳也是有目的性的飘跳.

    又过了不久,再一次遇见破天,这一次,我已经可以和他打个半斤八两了,甚至我可以小占上风.

    期间听闻十七在北网重新复出,之后不久"夕"举行的水区杯帮会车轮大赛筹备举行,风之伤QQ上M我让我回北网,准备参加北网的车轮赛.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至此呢,我的初入江湖的经历就算讲完了~有点琐碎,贵在真实呀~

    下面[争名夺利]的阶段怎么说好呢,这个期间心态是最膨胀的一段时间.


    回到北网之后,和十七他们商量了一番,觉得既然要参赛,那么就起个固定的马甲吧,起码听着也很有气势.

    固定的马甲?我想到了藏月,既然如此,咱们不如建立个帮会吧,提议一出,几个人都表示赞成,十七之前的珈蓝神殿随着他这个帮主的消失也一起消失了,大家重新考虑了一番,决定以"青楼"这个马甲作为帮会名称,并以一首<遣怀>作为帮派的宣传词.


    <遣怀>

    落魄江湖载酒行,

    楚腰纤细掌中轻,

    十年一觉扬州梦,

    赢得青楼薄幸名。



    帮会建立了,没有名气怎么行,有人提议发几个视频上贴吧去,当时长剑八扫还不像今天这么普及,而且距灵大神发教程贴也没过多久,趁着热度还在,赶紧蹭一波吧.

    当时在烟圈的教导下,我,十七,风之伤都会了,然后几个人就互相配合着,做了一个[青楼,狂剑八扫宣传视频],发完之后,还小心翼翼的偷偷看各位吧友老屁股们的回帖,除了大神表示不屑一顾之外,其他人都蛮认可的,成就感满星.

    除此之外,因为水区杯比赛记得是要十人参赛还是八人参赛来着,有些忘了,正式成员五名,替补三名,反正我,十七,和风之伤加上半玩不玩的烟圈这几个人肯定是不够的,没办法就去平台上收人吧.

    就在这个期间,结识了劈腿和风残零度.

    劈腿现在嘛,俗称表妹,107过来的,身法风骚,以一手闪光后A称霸浩方北网.

    零度的话,在当时的浩方北网来看,也应该是首屈一指的指虎大神了.

    接着劈腿又给我引荐了他的好友,就是我之前所遇到的"光",光又引荐了他的徒弟,斩月.

    没几天,又偶遇了蒙面人"抽支烟就走",北网老牌高手,成功收入青楼中.

    至此,青楼核心成员已定,我,十七,风之伤,光,劈腿,大砍刀,零度,斩月, 在青楼内部合成八大高手,同时我也上贴吧以八个人的马甲报名了水区杯车轮赛.

    水区杯的前几天,大家一个个都摩拳擦掌,想要打一番名气出来,观看了很多对手以往的录像.

    水区杯当天,我们的第一个对手.....emmm....好吧,名字记不太清了,反正是有惊无险的拿下了第一场.

    第二个对手就是蝶众,号称是中宽第一单挑大帮.

    有争议的也是这次比赛,当天不知道是平台原因,还是网卡的原因,反正一开始,我们这边是异常的卡,第一局输了之后,我们开始向裁判反应卡,延迟的问题.

    裁判表示能看出来看,但不影响比赛继续进行,蝶众方面也表示,"卡是双方的."

    接下来就有些戏剧性了,过了一会蝶众那边也开始卡了,然后场上的情况就变成了,各种飞天遁地,飞沙走石,两个人隔空比划,停顿几秒之后瞬间合体一顿啪啪啪.

    比分来到了2:2.

    双方表示没法打了,等过一会吧.

    忘了是过一会,还是等第二天再打了,反正到了约定的时间,双方开打,大家还是异常的卡,蝶众又输了一把.如果按正式比分算的话,此时此刻应该是3:2了,但这个时候吧,双方肯定是不服的阿,对于举办方来讲,此刻让蝶众在这样的局面下输掉比赛也是不妥的.

    于是当时贴吧就开始吵了,说什么的都有,裁判的意思是重打, 我们表示再打,万一我们输了呢,可不可以要求再打?蝶众输了呢?是不是还要再来一次?总之,我们不赞同裁判的做法,偏袒性太严重, 直接弃权不打了.


    如果从现在的角度往回看那场比赛,我们胜算是比较小的,当时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翻云龙和镜妖,翻云龙当时的打法就是用指虎一场下来七八十个换手撞人,表示不屑( ̄_, ̄ ),镜妖能看出来各种骚操作,但是局限于网卡,各种骚操作都是破绽,反观我们这边,真正能和对面匹敌的就是光一个人,所以我认为蝶众的胜算更大一些.

    后来转播观看了一波冠亚军之战,蝶众vs曼珠沙华

    真的是一场看的比较舒服的比赛,最终结果蝶众胜,曼珠沙华这边好像是小寒那一波人.

    比赛结束后,我不太清楚小寒他们本身就是蝶众的还是怎么样,反正曼珠沙华那一波人全加入了蝶众了,让我从心底觉得蝶众这个帮会更加壮大了.

    赛后,冠军蝶众发表获奖感言,"曼珠沙华是他们遇到的唯一感到有压力的对手"


    怎么说呢,觉得有点不爽,又觉得有些无可奈何,没办法阿,只能继续磨练自己的技术.

    之后呢,青楼在浩方北网开始碾压其他帮会,与各个帮会的矛盾也由此产生.

    跟云轩阁合并,导致跟乐乐闹了矛盾.

    碾压情风楼,跟白楼闹了矛盾.(顺利缴获了战利品飞奔鱼一枚,也就是后期的逸剑洛奇)

    再然后,跟浩方北网大大小小的帮会打车轮,未尝一败,整个浩方北网的帮会断层式开始衰败.但是整体北网的单打水平开始上升.

    这期间,我无事的时候也会整合一下关于匕首的技巧,将电信学到的龟流整合到北网之中,水平突飞猛进,再之后,斩月为了破解他师傅光的无视破防,研究了死角破防,同时还开创出一种错位小跳,(就是匕首贴身的右绕圈),当时匕首的主流打法都是左走位,因为匕首的挥动是由右向左,左走位可以保证起跳的一瞬间,匕首范围也会跟着打到,但我跟斩月打过之后,觉得很多种情况,莫名其妙就打不到他,他反而能打到我,后来研究了一通,成功将这种小跳加入到自己的流派之中.

    再之后,跟光打的时候,已经可以打到55开了,已经可以小胜风之伤了,跟十七打也得让着几分(十七那时候技术没成型不稳定,输多了就急眼╮(╯▽╰)╭),浩方北网不用说,感觉完全没对手,即便到了ZK,除了翻云龙那几个指虎,起码匕首之中,没碰到过对手,这个期间,心态膨胀到炸裂.


    理所当然的拿下了当时的北网匕首和剑谱谱主,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压力(所以有时候一些人总以某某谱主自居的时候,总是想笑.)

    当时的我觉得,除了虎这种天然克制匕首的武器外,已经没有人可以稳赢我了- - (当时乾坤拔刀还没有解禁.)

    这种心态带来的结果就是整天无所事事,无所事事,南北网到处混迹,喜欢去HF电信上进那些"菜鸟免进","车轮不要菜鸟"等房间吊打那些房主,有时候遇到一些耳熟能详的高手的名字时,发现对方也不过如此...


    久而久之,就疲惫了,缺少激情,平台也懒得上了,喜欢逛贴吧了,也喜欢装菜鸟去混迹各大帮会,然后时不时的来一个"扮猪吃老虎".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这个时期算是争名夺利的时期吧,喜欢打比赛,喜欢当枪手,在意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不是高手,喜欢偷偷上贴吧搜"青楼","听雪"等关键字,容易冲动,看见不爽的人就打消失,在意什么谱主称号,匕首高手等称谓.

    其实这个中二时期还远远没有结束,只不过它和我下一个阶段重叠了.

    又到了下一个阶段了,我想想.


    嗯....记得那天下着大雨,一道道闪电划破了天空的沉寂,再紧接着就是阵阵惊雷在耳边炸裂,一切的一切,都在暗示着今天是非同一般的一天.


    上一个阶段说到我当时喜欢去别的帮会做一些扮猪吃老虎的事情,然后呢,当时贴吧上就有一个小帮会蛮火的,叫做"蝶舞门",里面有很多充满热情活跃的新人,而且传闻全是妹子.

    这样肯定吸引到我了阿,然后就想办法混进去,在贴吧上搜了关于蝶舞门的关键字,成功搜索到了群号.

    在qq上输入群号,点击加入,对面相应速度很快,立马同意了.

    没来得及改群名,qq群里面的消息就已经闪个不停了.

    改完群马甲,弹出消息框.

    "新来的爆照片"

    "新来的交保护费"

    "...."

    这是什么感觉呢...嗯..就如同"你也上网冲浪阿"一般的感觉.

    赶紧敲几个字回应,"我是新来的,刚玩没多久,以后还请各位大佬多多关照".

    完事之后就进入潜水阶段,因为这群实在太闹腾了,一会不见消息就嘀嘀嘀个不停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一上游戏,只有有qq弹消息,我流星就掉帧掉的厉害,fps直线下降,都不用卡TAB忍刀升龙了,所以没多久,我就把蝶舞门这个群设置了"不提醒只显示消息数量",偶尔会点开凑个热闹,看看有什么活动能让我这个菜鸟扮猪吃老虎的.


    久而久之,咦,我就发现了一个妹子.

    这个妹子,就叫她小t好了.


    大家对这个妹子都很恭敬,一副知心小姐姐的模样,咦,不错哦.

    我就在想,怎么跟这个妹子认识一下,没别的,交流交流人生,聊聊理想也是不错的.

    我就把蝶舞门的聊天纪录截了图发在青楼群里,并把小t的马甲着重标红,问:"谁知道这个妹子?求联系,用fj果照换."

    十七:"听雪,你犯错了,你用了fj来开玩笑,接消失吧."

    劈腿:"小t嘛,好像这段时间在贴吧挺火的"

    有的没的扯了一些没用的,全都是一群凑热闹的,这帮人没关键时刻完全帮不上忙,还是自己来想办法吧.

    正在绞尽脑汁的想如何跟妹子拉近关系,创造一个良好的不突兀的认识情景的时候,右下角QQ私聊图标弹出来了,点开.

    "我认识小t" 风残零度.

    "我次奥,你网通狗咋认识电信妹子的?求介绍"

    零度:"我这段时间在藏月群里,经常去电信玩,就认识了"

    感情这狗1b也跑藏月了,哼哼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...藏月妹子也不少呀...说回来,好像很久没回藏月了.

    "......"


    结果就是双方py了一波,零度答应我他去电信开房间邀请小t来玩,我再装作偶然进来的样子,把他暴揍一顿,以此来吸引小t的注意力,当然相反的,我所要复出的就是以同样的方法来邀请藏月的小K,然后让他揍我一顿,以吸引小k的注意.


    嗯,完美,双赢.


    当天晚上我们就开始行动,过程一帆风顺,出奇的顺利,成功要到了小t的qq.

    让我错愕的是,小t原来也在藏月群里,早知如此,我还走这么多弯路干嘛,同时也感叹:如今藏月已经把爪牙伸向了电信的各个妹子了.

    之后的事情就平平无奇了,日常会找小t聊聊天,玩游戏也尽量找她一起玩,时不时的在qq群里调戏一下她.

    风平浪静,我和小t的关系呢,也越来越近了,就是有时候在群里聊天的时候,藏月的龙头老大追月会时不时的来一句,"小心某Q来打你,你两都是大高手,惹不起惹不起."

    嗯...?有点莫名其妙.

    直到有一天,我跟藏月蔷薇聊天的时候,不小心聊到了这个话题.

    蔷薇说,Q是他的师傅,当前南网电信的第一枪,也是小T喜欢的人.

    我次奥?南网第一枪?这个名号大的吓人阿...恕我北网乡巴佬不太清楚..当时只知道南招魂北泰山

    再问详细的,蔷薇也不说具体的,最后被我逼得没办法了,说了一句,"具体的你自己去问小t吧..嗯..如果可以的话,我倒希望你能代替q"


    这句话透露的太多了,说明什么呢.

    1.小t是喜欢q的.

    2.q是南网的第一枪,万一以后再调戏小t,被人打了岂不是很丢人?

    3.q应该对小t不好,或者说不是很好,不然蔷薇不会说出代替的说法.

    嗯....好复杂,直接去问本人吧.

    实话实说,当时小t和我私聊的时候已经是以情侣相称了,所以我在问她这个问题的时候,她回避的还是很明显.

    经不住我再三发文,后来就全盘托出了.

    事实经过就是...小t呢,一开始....嗯,,,,后来呢,q呢,嗯....., 再之后呢,小t发现q呢....嗯......,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,不知道我描述清楚没有,反正就这样.

    我问小t,"那你现在呢?"

    小t:"当然是你阿".

    "好."


    我觉得我应该是从知道了小t的故事开始,才真正开始喜欢小t的吧,以前的事无所谓阿,拥有现在就好.

    我年长小t一岁,当时已经开始上班了,小t还在上学,白天没时间,所以只能qq上聊,晚上到家,想玩游戏就一起玩,不想玩游戏,就打电话聊,基本天天聊到天明.

    每天早上我都怀着无比悔恨的心情起床,发誓再也不能熬夜了,然后到晚上就精神抖擞的开始煲电话粥.


    emmm,当初青春年少,两人说了不少的谎言.

    又过了一段时间,因为小t也经常逛贴吧,我也经常逛贴吧,有时候就想有些互动,但是此刻就发现了,小t好像在贴吧上一直回避我,包括在各种场合中,只要有别人在,就不想搭理我....


    又过了几天,我在另一个个人贴吧上看到q对小t的留言."路过."

    小t回复:"q...好久不见."


    短短几个字,隔着屏幕我都能感觉到一片春意盎然了好吗...好吧,再忍忍,哪怕青青大草原,但是...万一误会了呢.

    虽然嘴上安慰自己没事没事,但这件事始终在心里留下了烙印.


    直到一天终于爆发出来了.


    有段时间,贴吧上刷小t的帖子特别多,想让小t生小猴子的调戏帖子也不少.

    毕竟是个男人,而且还是个青春年少的男人,这种事情能忍吗?不能忍.

    于是就在帖子里,针对生小猴子这种事情展开了激烈的辩论.

    吵的不亦乐乎,终于惊动了小t.

    小tQQ上私下安慰我,让我别跟他们一般见识,他们都是和她当初一起玩的朋友.

    我回答,"好,我尊重你,但我还是觉得他们的玩笑开得过分了."

    之后那个帖子我就没理,也懒得看,直到第二天,我看到那个帖子又被顶的很高,回复量也多了不少.

    我当时就好奇,几个当事人都不超了,怎么还会有人顶.

    点进去一看,看到他们的回复, 带着一丝丝嘲讽.

    "我给小t面子,就不跟你计较了"

    后面跟着一张小t的聊天记录,"听雪是我的好朋友,他脾气不好做的不对,你们不要跟他计较."

    唉,怎么说呢,就当自己是个智障吧,起码这件事情上,我并不觉得自己哪点做错了.

    但是, "朋友","不要跟他计较","做的不对" 这几个标红的描述,还是让我心里炸了锅,心碎的一片片的.

    所以我要劝告一句大家,舔狗最终一无所有.....

     江湖救急时间: 
    友情链接: 互动对战平台 再见流星 隐龙轩 流星蝴蝶剑贴吧 易武会友 流星资源网 新流星搜剑录 流星蝴蝶剑下载站

  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后花园 版权所有:流星部落格 程序:emlog 中央免备案
  • 文章:178 篇
  • 评论:26 条
  • 微语:67 条
  • 友链:8 个
  • 分类:5 个
  • 标签:112 个
  • 作者:2 人
  • >建站日期:2014-01-01